会员管理中心
登录
注册
只有一个学生也要坚持下去,“点亮中国偏乡”第001所学校
发布时间:2019-10-29 13:55:00    阅读数:
“点亮中国偏乡”走过5个年头,除了速度,我们也努力为项目赋予更多的温度。近期,泉水基金会对较早一批捐赠的学校进行回访,一方面了解灯具使用情况,做好维保服务,同时与老师交流,探索如何为偏乡教育提供更多的支持。
 
实地回访第一站,我们来到福建龙岩武平县,走访了最早一批的受益学校,包括全国第1所:梁山小学。


几多欢喜几多愁,是对本次行程最贴切的形容。5年的时间跨度,足以引用“物是人非”这个词了。


安静的校园
梁山村距离县城20公里左右,有2000多号的人口,在山区里也算是比较大的村落了,但手机导航却仍搜不到学校,还好有武平县委宣传部朱春华记者的带路,终于从某条会让人误以为是进到村民家的陡坡来到学校。
 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校门口的篮球场,已看不到任何的画线。校门整洁,金色的校名立体字在烈日照耀下闪闪发光。一眼望去,整个校园都是一层的建筑,简介干净。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——太安静了,安静得不像是一所学校。


走进校园,和校长一聊,才知晓了原因。原来学校已经只剩6位老师12个学生,其中学前班8位,一年级2位,三年级2位,二年级招不到学生,0位。这情况让我们非常错愕,走访过那么多学校,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学生这么少的,让人不禁地惆怅起来。
 
2014年4月22日,“点亮中国偏乡”走进梁山小学,点亮第一所项目学校。据参与项目的同仁回忆,当时学校还有几十位的学生,在这小巧的校园里,也是热闹的,可如今……


上午的日光透过教室窗户折射到木板屋顶上,在灯旁画出一道光影,像银河一般散布。
 
走进一年级,1位老师,2个学生,5张课桌拼在一起,老师的讲台也省了。忽然有陌生人来访,2个孩子抬头看我们,面无表情。教室显得空荡荡的,墙壁洁白,但接近地板的墙面受潮比较严重,已经发霉泛绿,还有部分脱落。房顶还是当年的木板房顶,测试了一下,灯都还好好的,能正常使用,即便是第一代灯具,质量依然可靠。


吴香远校长赞叹说:“这灯质量很好,用这么久了都不会坏。”
 
灯具正常,我们心安而又自豪,立达信公司捐赠的灯具质量是有保障的,我们经常跟校方说灯具使用寿命达30000小时以上也不是吹嘘的。而且,灯具若有非人为损坏的,我们还提供维保服务。
 
来到二年级,灯也还是好的。满是灰尘的讲台上放着三角板还有一副老式计数器,没有老师,没有学生,物是人非啊!一阵落寞涌上心头。



一个学生也要教下去
2007年就来到梁山小学的吴校长目睹了学校在“城镇化”浪潮下一步步走向没落的景象,感慨万千。
 
“那时候学校有300多个全日制学生,100多个幼儿班孩子,校舍比较大,教学楼比较小,很简陋。后来国家大力推动城镇化,很多农村人都到城里打工,有的把孩子也带到城市读书,慢慢地,这边的学生就越来越少了。


“看着学生越来越少,您会不会很失落?”
 
“当老师的当然希望学生多一些,但这是一种时代的变迁,人总是要往条件更好的地方去,孩子们能到更好的地方去学习发展也是件好事。我们还是要往前看,随着生育政策的放开,未来应该也会有更多的学生。”
 
“学生这么少,会不会影响教学质量呢?”
 
“说实话,教学积极性还是会受影响的。但教学不比其他工作,这是要讲良心的。教育好一个学生不仅仅关系到他一个人的命运,还有整个家庭甚至家族的命运,所以我们老师也是不敢松懈,就算只有一个学生,我们也要好好地教下去!”


四个学生的梦想
下课时,我们在教室里为老师和孩子们做了智能变色灯演示,看着灯泡能唱歌还能变色,孩子们的眼睛里终于投射出了光芒,兴奋得直拍手。


我们还进行补授牌活动,将“‘点亮中国偏乡’全国第001所学校”的牌匾授予学校,感谢学校的信任和支持,让“点亮中国偏乡”迈出具有非凡意义的第一步,从此有了第2所,第3所……以至于目前的第926所仍未止步。
 
正值教师节,为表示对偏乡老师的敬意和感恩,我们赠予每个老师一盏护眼台灯,希望有一盏健康舒适的好光陪伴老师度过暗黑的夜晚。不需要老师一直记住这盏灯的来源,但愿如果有一天老师觉得孤单落寞时,开起这盏灯,会想到你们并不孤单,社会上还有很多人一起在为推动乡村教育的健康发展而努力。


四个同学,我们记住了他们的名字,也好奇孩子的梦想是什么。
 
羞涩乖巧的金香说:“我的梦想是帮助爸爸妈妈,因为他们很辛苦。”
 
目光坚毅的怡珍说:“我的梦想是当医生,因为可以救人。”
 
活泼好动又有男子汉气概的鑫城和至诚都说:“我的梦想是当老师,因为可以教更多人。”


这样的梦想,老师听了应该也会更有力量吧。
 
 
有一个人,拼尽全力助我们飞得更高,
自己却甘忍离别守望原点。
这个人,
若非父母,便是老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