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管理中心
登录
注册
你在城里 “十全大补”,我却想着回乡下踩泥土
发布时间:2017-08-15 14:41:19    阅读数:
暑假期间,朋友圈里增添了许多家长的晒娃动态,又让我们体验了一回别人家的暑假。

 

有参加各种兴趣补习班的,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各种“十全大补”。

 

也有参加夏令营,或是:世界这么大,带着孩子去看看。

 

相较前几年流行应试恶补,如今城里孩子的暑假还是丰富快活了许多。

 

而在偏远乡下的同学似乎没这么大的变化,不过,他们的假期也是那么的乐趣,试问有哪个孩子不是像罗大佑《童年》里唱的那样呢?

 

盼望着假期

盼望着明天

盼望长大的童年

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

盼望长大的童年

……

 

/ 佳佳的暑假 /

学校放假了,泉水基金的关怀没放假。

 

当地的志愿者依然坚持着每月助学金一到,就尽快送到孩子的手里。尽管,他们可能要走好几里崎岖不平的山路。

 

贵州黔南州的谭家永老师跟我分享了她的家访记录:

这次过来,佳佳(化名)开朗了许多。我刚到,她就热情地招呼我进屋,赶紧进里面搬了张凳子,用布擦干净后才让我坐。小家伙还端茶倒水,无微不至,俨然是个持家的小帮手啊。

 

随后,又拿了自家种的葡萄给我尝。看到她这么会照顾人,吃着葡萄,真的是含在嘴里,甜在心里。

 

佳佳还拿出写好的作业给我看,对我说:“老师,放假我在家过得很开心。我有帮忙做家务,还会跟奶奶去菜地里收菜,跟着爷爷去放牛。爸爸赶集的时候也会带上我,还给我买了童话故事书,我最喜欢童话故事书了……”

看着这朵希望的小花儿能得到滋养,快乐地成长着,我也好感动。

 

谭老师的分享让我脑海浮现佳佳的生活情境。

 

那是远山脚下的日子,青烟从木屋顶曼妙飘起。简单,平淡。日出作,日落息。

 

那种慢,

是酷暑天水牛泡在池塘里,

动都懒的动的慢。

那种静,

是夜晚满天繁星一闪一闪,

似乎都能听到声音。

 

/ 我的童年假期 /

不免回想起自己也有暑假的时候,特别是小学时。说是暑假,倒不如说是农忙假。生活在闽南乡下的我们,暑假正好赶上“双抢”,抢收水稻,抢插秧。各种农活接踵而来。

 

小学时候的我,个子也比较小,帮不上什么大忙,也就做做后勤,打打下手。

 

夏日酷暑,干活儿的人习惯更早出发。爷爷奶奶还有母亲清晨不到5点就出门,先去割稻,父亲5点多再拉着工具出门,哥哥和叔叔6点多出发。而我,7点起来吃过早餐后开始准备煮绿豆汤。待到8点多才挑着绿豆汤到田地里。

 

小小的身躯,挑着担子,姿势不娴熟,5公里的路,摇摇晃晃,肩膀压疼了,要换肩好几次,恨不能直接像齐天大圣腾云而至。

快到田里时,远远的家人和叫来帮忙的亲戚看到我时就哈哈笑起来:“顺弟到啦!”

 

几位姑姑也更爱调侃:“顺弟啊,你这挑担的姿势走起来不别扭啊?”

 

我也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。这时候爷爷和父亲就会鼓励说:“没事,管他什么姿势,能挑过来就是好样的!”

 

放下担子,母亲就会招呼大家休息下,吃些绿豆汤。

 

甜甜的绿豆汤一进口,爱调侃我的姑姑也会表扬说:“嗯,顺弟的绿豆汤做的好吃,待我家收水稻时你也来给我们煮吧!”

 

“好哇!”我很爽快地答应,被肯定了,心里也美美的。

 

用完餐点,大家赤着双脚踩进泥泞的田泥里继续收稻了。

那时候没有收割机,也没有脚踩的收谷桶,全部手工。一般都是男人的负责甩稻谷,女人负责割稻。

 

原本我也很想当甩稻的那个,怎奈个子不高,再陷到泥泞的田地了十来公分,就有些勾不着用来甩稻谷的大木桶了。所以,我一般负责把割好的水稻搬送到甩稻的大人手里,这样他们可以不用再走动搬稻谷来甩,一直待在谷桶旁。

作为一个传送者,在黏黏的田地上,身材轻巧的我倒是有了优势,身手敏捷,快速往返,也经常跟哥哥比谁跑得快。

 

一场劳作下来,全身沾满田泥,回家前,我们都会到附近的小池塘清洗干净。那水一泼到身上的清凉记忆犹新,恨不能跳下去游泳。但母亲总会提醒说,刚劳作完,出了很多汗,不能水里泡太久,赶紧擦洗下就回家了。

回家路上,偶尔还能摘到野草莓,那就是一天最幸福的收尾。迫不及待,洗都没洗吃几颗后,直接拿衣服兜着带回家去。只是,走到家里时也所剩无几了。

 

/ 过去是辛苦,回忆却快乐 /

这样的双抢暑假一直持续到我大学一年级。

比较小的时候,还是很惧怕农忙时节的,真的是被累怕了。长大一些时也懂得将此作为责任的一部分,希望自己的出力,能让父母不那么辛苦。

 

如今回忆起来,却是满满的趣味。很庆幸曾有过那样的日子,让自己过去的时光那么的多彩难忘。

 

比较可惜的是那时候没有留下影像。如今父母年纪也大了,耕作的田地越来越少了,也没再种水稻了。

 

赤脚踩在田地上,松软的土壤微微将脚掌包裹,总让人觉得更加踏实。

 

记忆里,暑假是金黄的稻谷,是灰灰的田泥,是清凉的池塘水,是甜甜的野草莓……

 

如今的孩子,已经鲜有这样的经历,自然也不会真切地懂得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

 

走得再远,也未曾忘记家乡泥土的味道,也不会忘记养育我的大地。

 

本文作者:黎月白

家访摄影者:谭家永老师

农忙摄影者:樊晓珍(泉水基金会志愿者)

特此致谢!

 

 

 

征稿启示

对偏远乡村的风景、人文、孩子、老师……

你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情怀和记忆?

对偏乡教育,

你是不是也有思索和展望?

不管你是生活在遥远的山区,

还是繁华的都市。

只要是关于偏乡的故事,

我们都想聆听并分享给大家。

欢迎向我们投稿

一经采用,有丰厚稿酬哦!

作品请发送至:2850686214@qq.com

若有配图更好喔!